首钢滑雪大跳台“爆火”背后

首钢滑雪大跳台“爆火”背后
首钢滑雪大跳台“爆火”背后  2月15日,位于石景山区的首钢滑雪大跳台再次沸腾!我国小将苏翊鸣继谷爱凌之后,又一次“飞天一跃”,荣获金牌。在这座仅有4个冬奥会比赛项目的新建场馆,中国运动健儿收获“双金”,让大跳台成为焦点,很多人盛赞那里不愧为中国冬奥健儿的“福地”。  “最美水晶鞋”、时空雪飞天、工业迪士尼、奥运风向标、北京新网红、京西新地标……这段时间以来,首钢滑雪大跳台被中外媒体和国际官员、运动员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收获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名字,似乎一夜之间“爆火”。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,我们好奇地一探究竟。  当转播人员、摄影记者把“长枪短炮”对准运动员腾空的身姿时,突然发现可以与大跳台旁冷却塔上的会徽交相叠映,于是“大烟囱”成为镜头捕捉的焦点,并被定格成精彩的瞬间。“他们为什么可以重叠在一起?”“哪里是拍摄这些照片的最佳点位?”大跳台最具特色的景观再次进入聚光灯下。

  据了解,根据转播画面需求,冷却塔作为运动员腾空而起的重要背景,将出现在高速摄影机画面中,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重要识别元素。然而涂装的设计和实施都有很大难度和挑战。冷却塔塔形巍峨高耸,历史沧桑久远,蛋壳结构的主体十分脆弱。为了确保景观效果,设计团队反复测试,重建冷却塔模型,模拟运动员起跳轨迹,精确测算冷却塔会徽涂装的尺寸和角度。最终确定涂装会徽高16.5米、宽13米,距地46米,这个点位的确认成就了与运动员身姿的交叠。由于冷却塔形体较大,施工过程中需要将会徽切分成单元画面,逐点确认会徽转折点,最后手工进行涂装。  赛道边上设置的马道(镂空楼梯)是给造雪塑形及维修人员预留的,但是赛时,起跳台侧面马道有几位穿着带有红十字橙色背心的人一直站在那里,他们的身边还摆放着医用担架。站在那个位置,只能看到运动员起跳瞬间的背面,翻转、抓板、落地那些最精彩的部分一概看不见。场馆团队医疗经理高晖介绍,他们在赛场边要做的是:2分钟,将患者运至场地外;4分钟,评估伤情完毕,启动转诊流程,将患者转往定点医院;15分钟,患者抵达定点医院救治……  还有一群人,他们同样在场馆的各个“角落”做着自己的事,但也欣赏不到比赛。计时记分牌、视频大屏、有线电视、无线电频率管理等,因为他们的眼睛永远盯着眼前的设备。“要说离比赛最近的岗,那肯定是负责计时记分牌。只不过大家看的是比赛,我们盯的是分数牌。哪敢分心啊!”技术经理张金媛打趣道。转播信号是把精彩的赛事即时同步传输出去,信号要平稳;通信网络要高速,确保记者第一时间把图文与视频发出去;计时记分数字要精准、环节要紧密、渠道要通畅,要在第一时间把分数统计出来,传输回赛场,让裁判员和运动员、教练员,现场及电视前的观众无时差获取。“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,让运动员的成绩第一时间出来,谷爱凌和苏翊鸣夺冠,我们可是最早知道的。”张金媛骄傲地补充道。像这样身处赛场却无暇欣赏赛事的人,在大跳台的工作人员中比比皆是,他们用默默坚守,确保首钢大跳台赛事的圆满完成,没有遗憾,只有自豪。  谷爱凌火了,苏翊鸣火了,“大烟囱”火了,首钢滑雪大跳台也火了!这火来自于冰雪世界,来自于冬奥之火,也来自于大跳台所有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默默奉献。文/本报记者 褚鹏 【编辑:叶攀】